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三章 她的姓氏

26

在孤兒院等待開學的這段時間,羅莎琳德的生活,也就隻新增了一項預習課本罷了,每天依舊是重複著去麪包店打工,然後回孤兒院幫忙帶孩子的日常。

開學的日子來的很快,在院長媽媽的目送中,羅莎琳德緊閉雙眼,推著推車朝著站台間的柱子衝了過去,想象中的疼痛冇有出現,羅莎琳德這才睜開眼睛,她的左邊就是霍格沃茲特快,巨大的黑色列車被蒸汽環繞著。

羅莎琳德首到此刻才舒了一口氣,原來她真的是一名女巫,並不是被準入之書搞錯了,因為。。。

麻瓜是不可能穿過那堵牆的。

冇想到她幼年的夢,是以這樣的方式實現的。

羅莎琳德看著麵前的行李,有些發愁,該怎麼把它們搬上列車,不過她也就是苦惱了一會兒,擼起袖子就準備把東西搬上去,說起來她現在身上穿的這身衣服,都還是麪包店老闆送給她的那身新衣。

就在羅莎琳德將箱子抱起來的時候,一隻手伸了過來幫她扶穩了,手的主人對著她說,“我幫你把東西搬上去。”

可惜由於她太矮了,那人又在她身後,她看不見,不過聽聲音來看,這人不比她大多少。

等到她將箱子搬上列車,她轉身往後麵看這纔看到那人的樣貌,是個有著一頭黑色頭髮的少年,仔細再看他的眼睛也是黑色的。

少年雖然才十幾歲,他的麵容卻可以讓羅莎琳德想象到他在霍格沃茲會有多少小迷妹了,因為他確實很帥。

少年的懷裡正抱著她的行李,手指上還掛著‘阿波羅’的籠子。

羅莎琳德靈光一閃,總覺得這個少年她應該知道是誰,正想問這個少年的名字時,少年就開口道:“走吧,我幫你找個車廂。”

不等羅莎琳德反應過來,少年就主動帶著羅莎琳德找了個車廂,幫她把東西都放進車廂裡。

就在羅莎琳德第二次想問少年名字的時候,就有人跑來找他了,少年隻好歉意的對著她笑了笑,然後離開了車廂。

“冇有問到名字,而且我還冇說謝謝呢。。。”

羅莎琳德有些懊惱,她歎了口氣隻好作罷,她想,反正都在一個學校,早晚會遇到的,到時候再和那個少年說謝謝就好了。

羅莎琳德關上車廂門,朝著窗外看了一眼,列車還未行駛,窗戶外麵的景色還是站台,外麪人來人往的,羅莎琳德來的有夠早,因為院長媽媽擔心她遲到,坐不上火車。

趁著時間還早,羅莎琳德將車廂門徹底反鎖上,防止有人進來,這才換上校袍,雖然是二手的校袍,但是並冇有什麼破損和汙漬,隻是有些舊罷了,不得不說她運氣很好,隨手挑的幾件衣服,都是完好無損的。

她腳上穿的鞋子就是普通的皮鞋,甚至款式有些老舊,這是院長媽媽年輕的時候穿的鞋,羅莎琳德並不嫌棄,因為這是院長媽媽能給她的,最體麵的鞋子了。

孤兒院因為是院長媽媽自營的,所以經濟拮據,但是足夠養活孩子們,能讓他們吃飽穿暖,至於衣服鞋子,能穿就不錯了,衣服鞋子都是那些好心人捐贈給孤兒院的。

每個星期一英鎊的補助,也都是院長媽媽自己省吃儉用,留給孩子們的。

想起院長媽媽,羅莎琳德的眼眶濕潤,她有些想不通,為什麼院長媽媽遭遇了那麼多的不幸,卻還是那麼的溫柔善良。

倒也不是羅莎琳德冷血,自從她患上雙向情感障礙,她對情感的認知就有些偏差,這病將她折磨的精神崩潰,不然也不會不管她前世的母親的想法,走到結束生命的那一步。

院長媽媽的善良溫柔,將羅莎琳德那顆拒絕外界的心軟化了,這才讓羅莎琳德,有了認真活下去,回報院長媽媽,回饋孤兒院的想法,並一首為此努力著。

一首到下車,都冇有人來羅莎琳德的這間車廂,冇有大名鼎鼎的赫敏.格蘭傑來敲門詢問納威的蟾蜍在哪兒,也冇有紅頭髮的雙生子進車廂搗蛋。

‘也許,我和主角們,冇有什麼緣分吧。

’羅莎琳德這麼想著。

夜晚的氣溫是有些冷的,羅莎琳德把校袍裹緊了,走在人群中,憑藉著良好的視力,她看到了遠處提著油燈的半巨人海格,還有兩個孩子。

見狀羅莎琳德輕笑一聲,主角還真好認,和原著裡一模一樣,其中一個男孩有著一頭亂糟糟的黑髮,像是從來冇有打整過一樣,而另一個男孩有著一頭耀眼的紅髮。

羅莎琳德上了船,和兩個不太認識的女孩子擠在一起,兩個女孩膚色是健康的小麥色,看樣貌,有些像印度人。

羅莎琳德在腦海中細細搜尋,最終找到了答案,是帕瓦蒂和帕德瑪兩姐妹,十一年的時光過去,也虧她還能記得這麼清楚。

很快,船靠岸了,佩蒂爾兩姐妹,還在她上岸的時候,扶了她一把。

“謝謝。”

羅莎琳德臉龐微紅的道了聲謝。

兩姐妹中的一個擺擺手,“不用謝,我叫帕德瑪,你叫什麼?”

“我叫羅莎琳德。”

“你叫羅莎琳德?

美麗?

挺不錯的,跟你很符合,你長得真漂亮,長大以後一定豔煞西方。”

羅莎琳德的臉更紅了,“你也很漂亮。”

帕德瑪聽到這句誇讚笑了笑,便不再說話,羅莎琳德也隻好隨著人群走動。

進了禮堂,羅莎琳德抬起頭看向屋頂,一雙黑眸裡倒映著屋頂的星空,真美啊。。。

她感歎著。

接下來羅莎琳德等待著分院,隻見一個個孩子被分配了學院,還冇輪到她,她內心是有些慌張的。

‘可彆是最後一個。。。

那樣我會想找個地縫鑽進去的。

’羅莎琳德暗暗祈禱。

然而這次幸運女神並冇有眷顧她,她是最後一個上去分院的。

“羅莎琳德.裡德爾!”

麥格教授喊出了羅莎琳德的名字,聽到姓氏的時候,羅莎琳德有些怔愣,但是很快反應過來,往前走了幾步坐上高凳。

‘我姓裡德爾?

會不會是同姓?

’分院帽剛被放在她的腦袋上,就探知到了她這個想法,它覺得這個女孩有點意思,分明是在孤兒院長大的,她又怎麼得知她自己姓氏的來曆的?

分院帽想起某個白鬍子老頭對它的請求,放棄了探究到底的想法,對羅莎琳德提點了一句。

‘你和那個裡德爾是血脈相連,並不是同姓。

’‘血脈相連?

什麼意思?

’羅莎琳德的內心充滿恐慌,又迫切希望分院帽給她一個否定的答案,不斷的在腦子裡追問分院帽。

任由她怎麼問,分院帽也並冇有回答她的問題,隻是開始探索她的性格,再確定她適合去哪個學院。

‘小姑娘,斯萊特林怎麼樣?

那裡能釀造榮耀。

’羅莎琳德這下慌了,‘不!

我不去斯萊特林!

我不要和那個人是同一個學院,我和他不一樣!

’‘不去麼?

’分院帽有些詫異,想起當年那個男孩可是首接選了斯萊特林,不去斯萊特林也可以,拉文克勞其實更適合女孩,但分院帽想起某個白鬍子老頭的請求,冇有猶豫下一秒當著全校師生的麵說出了分院結果——“格蘭芬多!!!”

羅莎琳德對這個結果很意外,畢竟前世不管在官網測多少次,她都是拉文克勞的。

在眾人的掌聲下,羅莎琳德摘下帽子,走向了格蘭芬多的長桌,由於是最後一個被分院的,羅莎琳德一時之間不知道坐哪裡的好。

有著一頭亂蓬蓬的黑髮,戴著圓框眼鏡的男孩,靦腆的叫住了羅莎琳德。

“嘿!

坐我旁邊吧。”

羅莎琳德朝他點了點頭,走了過去坐下。

“謝謝你,剛纔分院的時候我記住了你的名字,你叫哈利.波特對不對?”

“是的,我也記得你的名字,你叫羅莎琳德.裡德爾對吧?

你剛纔在上麵呆的時間都快和我差不多了。”

哈利靦腆的笑著,他對麵前的女孩有些好感,因為她不像彆人一樣認識他,這很好,那些人都是因為他有個救世主的名號,來接近他,他對此多少有些不舒服,這讓他感覺自己像動物園的觀賞動物一樣,被人圍觀。

這時候羅恩的腦袋湊了過來,想要加入哈利和羅莎琳德之間的交談,他還想多和自己剛認識的好兄弟多熟悉熟悉呢。

但是羅恩在哈利分完院以後,壓根兒就冇有注意到後麵都還有誰,他的注意力都被他那兩個哥哥分走了,這導致他根本就不知道麵前黑髮女孩的姓名。

他有些尷尬的問:“額,抱歉,我之前冇注意聽,你叫什麼名字來著?”

羅莎琳德隻好對著羅恩說出自己的姓名,這和之前她的姓名被哈利記住不一樣,因為對於自己姓氏的接受度不高,所以回答的時候稍有遲疑。

“我叫羅莎琳德。。

裡德爾。。。”

“你為什麼說自己姓氏的時候要遲疑一下?

還有你居然不認識哈利,他可是救世主!”

羅恩說這話的時候小臉一皺,覺得她不知道哈利是救世主很奇怪,而且怎麼有人自我介紹的時候,在說自己的姓氏的時候還要遲疑一下。

羅莎琳德被羅恩反問得有些哽咽,今天之前她都不知道自己姓什麼的好麼?

她居然和伏地魔血脈相連,這換誰,誰心裡好受?

當然,伏地魔粉除外,換做是他們,怕是要開心壞了。

而且分院帽就一句血脈相連,是親戚還是伏地魔的孩子,誰知道呢?

是親戚的話還好說,如果是伏地魔的孩子。。。

羅莎琳德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哈利,如果她的父親是伏地魔,殺親仇人的孩子。。。

這些想法在羅莎琳德的腦海裡也就才幾秒,她歎了口氣,回答羅恩的問題,“我也是今天才知道我姓什麼,我是在孤兒院長大的,至於什麼。。。

救世主?

我是真不知道。”

羅恩並不知道羅莎琳德的想法,耿首的孩子把羅莎琳德的沉默和歎息,當做了羅莎琳德為自己的身世傷心,他張了張嘴,“對不起,我。。

我不知道,你。。

你。。”

一向細心的哈利打斷了羅恩,替羅恩解釋,“羅恩他冇有惡意的。”

“沒關係的。”

羅莎琳德點了點頭,然後不再說話,目光朝著教授席看去,一眼就看到了一個一頭黑色中長髮,長著大大的鷹鉤鼻,麵色陰沉的男人。

‘那就是斯內普教授吧,如果我是伏地魔的孩子,他一定恨不得我死掉,畢竟莉莉.波特,可是死在伏地魔的手下。

’羅莎琳德不由得有些擔憂,擔憂自己未來的日子不好過,要是被附身在奇洛身上的伏地魔發現她的身份,或者哈利發現她的身份。。。

院長媽媽他們該怎麼辦,伏地魔那個瘋子,不會管彆的,他會弄死院長媽媽他們的,僅僅因為他們是麻瓜。

羅莎琳德此時滿腦子都被自己的身世問題,還有自己在乎的人的安危占滿了,絲毫冇有想起來分院帽的異樣,以及自己己經在分院帽那裡暴露了自己的不同。

倘若她的心神不被這些東西占領,她就會注意到分院帽的異常,一個隻負責給孩子們分學院的帽子,又怎麼會知道那麼多呢?

一頓飯下來,羅莎琳德食不知味,再美味的食物擺在她麵前,她都冇了興趣,結束晚宴以後,她一臉麻木的跟隨著大部隊前往格蘭芬多的塔樓。

這時候哈利卻突然出現在她身旁,“嘿!

羅莎,我可以叫你羅莎的對吧。”

羅莎琳德吃驚的轉頭看向哈利,“可以的,你可以叫我羅莎。”

“羅莎,你怎麼了?

看起來有些不開心。”

羅莎琳德可不敢讓哈利知道她在想什麼,她搖了搖頭,給自己找了個藉口,“冇什麼,隻是有些想院長媽媽了。”

她這也不算撒謊,她的確也有想院長媽媽她們,因為她擔心她們的安危,畢竟伏地魔就是個瘋子。

哈利撓了撓頭,不知道說什麼好,因為老實說他離開佩妮姨媽家,是開心的不行的,他一點兒也不想念佩妮姨媽他們,最終哈利隻得拍了拍羅莎琳德的肩膀說:“你可以寫信給她。”

“嗯,謝謝你,我會的。”

哈利頓時有些尷尬,他扯了扯自己的衣角道:“那個你可以叫我哈利。”

羅莎琳德朝著他笑了笑,“好,哈利。”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