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和政哥成了兄弟

26

-

第1章

和政哥成了兄弟

成嶠呆了許久,才整理好大腦裡亂七八糟的記憶。

他漸漸回憶起自己昏迷前乾的事情。

大學畢業,天坑專業,投了不少簡曆,依然逃不過失業的下場。

無奈回老家備考公職,順便準備兼職試試在B站剪視頻。

於是成為了一個B站萌新up主,並放話給群裡的LSP們,說要剪秦時九歌,來一波姑娘們的出場盤點,用異常絲滑的擦邊卡點,作為自己的第一個B站視頻。

弄了一天,發現素材太多,本想換下幾個。

但!我輩中人!隻有不斷增加的老婆,哪有不斷更新的老婆!

奮戰三天,隻休半天。三天三夜,三更半夜。

終在深夜弄完,在背景音樂《癢》中,欣賞著自己姑娘們的盛世美顏、曼妙身姿。

結果一陣眩暈,當他恢複點意識後,就出現在這裡。

成嶠?成蟜?還冇叛亂!?老大還是政哥?

反反覆覆,來回唸了幾遍。

這是天胡開局啊!隻要躺好就能走向人生巔峰!

成蟜露出微笑,漸漸壓抑不住,變得誇張起來,在帳中跳起了練習兩年半的舞蹈。

“看我左驚鯢,右靈姬,上弄玉,下漣衣,中間帶著倆司命,日子弄得田蜜蜜.”

成蟜哼著現場編的歌,想著未來的幸福生活。

豈料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傳到耳邊。

“末將樊於期求見公子。”

樊於期站在主帳外,手裡拿著布帛。

成蟜聽到有人過來,深吸口氣,稍作平靜。

“進來。”

樊於期拿著布帛,呈到成蟜麵前。

“不負所托,請公子過目。”

成蟜疑惑,托你什麼了?

雖然不解,但還是拿了過來,身為始皇之弟,王室公子,閱讀區區文字,還不是.

成蟜大意了,以他現今九年義務教育的水平,越讀手越抖。

“長安君成蟜佈告中外臣民知悉:傳國之義,嫡統為尊今王政實非先王之嗣,乃不韋之子也。始以懷娠之妾,巧惑先君;繼以奸生之兒,遂蒙血胤.”

還未讀完,成蟜跳了起來。

太特麼驚悚了!自己還不想死,妹子還冇見一個呢!

一幅幅場景撲麵而來,成蟜大喜大悲。

昨日樊於期與他私話,以嬴政非先王之子為由,密謀反叛,自己還深以為然,擊節讚歎樊將軍真乃忠厚節義之人。

樊於期看到跳起的成蟜,驚道:“公子何故如此?”

成蟜反應過來,指著地上的布帛,急急追問:“這檄文?”

樊於期把檄文撿起,放在案上。

“公子莫慌,檄文雖激進,但也是言之鑿鑿、確有其事。末將剛派人四下傳佈,不出幾日,天下人便知呂不韋私通太後,穢亂宮闈,以及秦王政乃奸生之子。”

成蟜有些無力,剛纔他想到了很多。

呂不韋派蒙驁和張唐率領五萬秦兵去進攻趙國。以報五國合縱伐秦之仇。

而三天後,又派他和樊於期帶五萬軍卒前去接應蒙驁。

自己才十七,對軍事一竅不通,派他過來,純屬鍍金,有了軍功,政哥才能給自己封地。

這是呂不韋對他說的。

麻嗶了,真要被坑死了!

樊於期見成蟜木訥呆立,有些不愉。輕咳一聲,頓時有七八個披甲戴盔的將士走進來,齊齊跪下。

“公子勿憂,吾等必生死追隨!”

成蟜回過神,望著跪著的幾人,正是自己不久前去世的祖母、韓係勢力的扛把子——夏太後,留給自己的中堅力量。

這呂不韋老不死的,是要對韓係勢力斬草除根啊!

他們是青青的草,自己是那條細長的根。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