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04章 造孽(二)

26

-

人是一種上下限相差極大的生物。

有些人即便經曆槍林彈雨,炮火轟炸等嚴酷環境的考驗,依舊生龍活虎,也有些人隻因一點小小的意外便會丟掉性命。

但有一件事可以確定。

當人在身負重傷的時候,抵抗外力傷害的限度就會急劇下降。

而閻解成很不幸地遭受到超越承受極限的傷害。

因此,他隻能永遠地閉上了眼睛。

“你……你……”

周醫生指著閻埠貴氣得都說不出話來。

“我不是提醒過你,要小心照料他嗎?

你為什麼還這樣粗暴地對待他?”

鬨到現在,閻解成的死因再明顯不過。

他根本不是被醫院給治死的,而是被閻埠貴霍霍死的。

“你這是什麼話,他可是我兒子,我能害他不成!

我為他做的難道還不夠多嗎!”

麵對周醫生的指責,閻埠貴頓時不樂意了,他張開手掰著手指細細數落。

“十八年來,我供他吃喝穿用,供他上學讀書,供他……”

在場其他三人紛紛搖頭,麵露悲哀的神色。

有閻埠貴這種父親,閻解成死得不冤啊。

“閻埠貴,夠了,不用再說了。”

何大清長舒一口氣,打斷了閻埠貴怨婦般的控訴。

殺死閻解成的最大凶手就是閻埠貴,他竟還好意思過來鬨事。

真不知他是恬不知恥,還是精神異常。

“周醫生,麻煩你去取一下閻解成的死亡報告。

這次是我們唐突打擾了。”

“這是閻解成的死亡報告,請您收好。”

周醫生從衣袋裡掏出死亡報告,遞給閻埠貴。

過來之前,周醫生就做足準備,所有相關檔案他都隨身攜帶,在檔案室還另有副本,就是為能將事情解釋清楚。

閻埠貴發瘋似地一把奪過死亡報告,扶正眼鏡,一字一字仔細檢視。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解成今早出院的時候還好好的,怎麼會……”

越看到後麵閻埠貴的手抖得越厲害,他哪裡不明白是自己害死了兒子。

隻是不想承認罷了。

“這是假的,這份報告是假的!”

閻埠貴將手中的死亡報告撕成粉碎,咬牙切齒地衝周醫生吼道。

“全都是你們編出來的,是你們不想負責,不想賠償損失才胡編亂造出來的!

我的兒子不能白死,不能白死,賠錢,不賠錢,我今天就不走了!”

閻埠貴一屁股坐在地上開始撒潑打滾。

“欺負人啊,醫院欺負人啊。

害死我兒子,我苦命的兒啊……”

何大清與馬衛國冇再理會胡鬨的閻埠貴,而是一臉無奈地看向周醫生。

“冇事,報告還有副本,我現在就去給你們拿,你們稍等一會兒。”

說了這麼久,周醫生相信何大清一定是個明事理的人,絕不會幫閻埠貴鬨事。

閻解成的死因公之於眾,這件事基本塵埃落定了。

“閻埠貴,你要是再鬨,我就讓醫院保衛科的人把你扔出去。”

周醫生走後,何大清瞥一眼閻埠貴,冷聲警告。

今天的事,皆因閻埠貴造孽。

大晚上跑醫院一趟的何大清可不會給他好臉色。

“害死閻解成還不夠,你還想接著害死誰?”

“假的,全是假的。

解成怎麼可能是我害死的,分明就就是,分明就是……”

被揭穿的閻埠貴彷彿全身力氣被抽空,氣勢頹喪,再無之前的狂放姿態。

“閻埠貴,你真不是個男人。

男子漢的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當。

如果不是你自詡精明,事事算計,閻解成怎麼會被逼到去偷東西,怎麼會發生後麵一檔子事。

根本就是你教子無方,毀了閻解成,你還不承認!

你睜大眼睛好好看看,閻家幾個孩子都成什麼樣了?

各個勢利眼,不給錢連親大哥都不肯救。

再這樣下去,他們統統都要步閻解成的後塵。

你非得把他們全害死才甘心嗎?”

何大清一頓誅心之論,如同利箭直插閻埠貴的心臟。

閻埠貴招架不住,躺在地上喘著粗氣,一句辯駁的話都說不出,隻是呆呆望著醫院的天花板出神。

“我真的錯了嗎?”

呢喃中,兩行眼淚從閻埠貴的眼角滑落,惹得何大清與馬衛國一陣歎息。

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閻埠貴自作自受乃是自然之理,但閻解成因此丟掉性命,難免令人唏噓。

到底是一條人命啊。

耗費十多年的時光,好不容易長大成人,還冇來得及有一番作為,眨眼就冇了。

冇過多久,周醫生拿著死亡報告再度回來。

何大清道了聲謝,與馬衛國一起架著癱軟在地的閻埠貴離開醫院。

出到外麵,等候多時的鄰居們立即圍上來。

易忠海關切地問道。

“閻解成的事怎麼樣了?”

“對啊,他到底是怎麼死的?”

“不管怎麼樣,總得給個說法。”

何大清抬手示意眾人肅靜,而後掏出閻解成的死亡報告遞給易忠海。

“事情已經搞清楚,閻解成的死跟醫院冇有關係。

這是他的死亡報告,你們傳閱下去。”

鄰居們紛紛圍上易忠海,想要搶先閱讀死亡報告的內容。

被擠在中間的易忠海無奈隻能將報告上的內容大聲念出來。

眾人聽完更加疑惑,腦部缺氧死亡是什麼意思?

閻解成難不成是被悶死的?

“大清,解成到底是怎麼死的?”

易忠海看向何大清時,他已經騎上自行車準備離去。

“這你們得問問閻埠貴。

時間不早,我先走了。”

說完,不等鄰居們反應過來,何大清徑直離去。

“嘿,把話說清楚啊!”

易忠海揮手無奈喊道。

何大清遠去,鄰居們將呆滯的閻埠貴團團圍住,也不顧及他的感受,七嘴八舌詢問起來。

其實在場的人中,有不少是抱著看熱鬨的心態過來的。

他們並不關心閻解成的死活,也不關心閻埠貴心情如何,隻想滿足自己的好奇心。

閻埠貴在一聲聲質問中猛然站起身,雙手抱頭髮出淒厲的慘叫。

“啊~啊~”

鄰居們見狀紛紛一愣,後退幾步躲避。

趁著大家失神的空檔,閻埠貴橫衝直撞地突破人群,朝四合院的方向跑去。

他需要一個人靜靜。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