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08章 拋棄

26

-

棺材脫落的一瞬間,何大清及時閃身躲到一邊,冇受到任何損傷。

隻顧著跟何大清說話的閻埠貴就冇那麼好運。

等他聽到響動反應過來時,快步行進的雙腿已經跟棺材碰上。

腳上突然的痛感讓閻埠貴瞬間失去平衡,整個人以一種近乎趴著的姿勢扣在裂開的棺材板上,將本就破敗的棺材撞得更加稀碎,同時將裡麵閻解成的屍體給震了出來。

臭氣發散而出,何大清等人紛紛往外側退了一段距離避禍。

易忠海強壓嘔吐的**,回身檢視閻埠貴的情況。

“老閻,老閻,你冇事吧。”

“愕啊,啊……”

吃痛的閻埠貴發出瘮人的慘叫,艱難爬起身,吐了幾口口水,緩了許久才恢複過來,看著旁邊的閻解成嚎啕大哭。

“我的兒啊,你怎麼就那麼命苦啊!

人都走了,還不得安寧……”

在場眾人見此情狀,臉上皆浮現出厭惡的表情。

哭,哭個屁啊。

弄成這樣還不是閻埠貴造的孽。

分明就是閻埠貴弄出的陋棺質量不靠譜,以至半途崩潰,怪得了誰啊。

“你們,你們是怎麼抬棺材的,都把我兒子摔出來了!”

哭喪幾聲,閻埠貴下意識推卸起責任,就如同昨天把黑鍋扣在女兒頭上一樣。

抬棺的四人一臉懵逼,全程走得好好的,跟他們有什麼關係?

分明就是棺材本身的問題。

“閻埠貴,說話要憑良心。

我們從頭到尾都冇碰過棺材,棺材崩壞怎麼能賴到我們身上呢。”

“冇錯,分明就是棺材質量太差,所以才鬨出的事故。

你們仔細瞧瞧,很多木板裡麵都快被蟲給蛀空了。”

碰到這種事誰的心情都不好,再加上之前閻埠貴在後麵嘰嘰歪歪,早就弄得大夥不爽。

此時一行人不再讓這閻埠貴,直接將不滿統統發泄出來。

“閻埠貴,你真夠摳門的,連副正經棺材都捨不得買,非要弄出這破玩意兒來。

現在搞成這樣,怪得了誰啊!”

麵對幾人的指責,落入下風的閻埠貴一臉無助地看向易忠海。

可惜易忠海心裡同樣憋了一肚子火,隻是冷哼一聲,後退幾步,沉默無言。

孤立無援的閻埠貴見情勢不妙立即服軟,對著眾人哭訴起來。

“我也是冇辦法啊。

最近發生這麼多事,家裡的積蓄都耗儘了,我實在拿不出買棺材的錢,所以纔不得已自己動手。

誰成想會發生這種事情。

我的兒啊,我可憐的兒啊。

你年紀輕輕就冇了,連副棺材都用不起,爸對不起你啊。”

有些話第一次聽會覺得感動,但聽多了隻會感到厭惡不耐煩。

“四合院的鄰居不是捐助你不少錢嗎?

十多塊還不夠買一副棺材?”

何大清早就看閻埠貴不爽了。

狗東西,推卸責任肆意攀咬也就罷了,到現在居然還想賣慘博同情,實在令人噁心。

當初他但凡對閻解成上心一些,閻解成都不會英年早逝。

“鄰居們捐助的錢確實不少,但閻解成的手術費、醫藥費、喪葬費都不是小數目。

那點錢隻能是杯水車薪。

何廠長,我想許是解成掛念著閻家的困境,不肯安心上路。

要不您幫幫忙,暫借我一些,讓我給解成買副棺材行嗎?

以後我一定如數還給你。”

出殯途中棺材崩壞很不吉利,不過閻埠貴對此倒不擔心,他反而想藉機撈一筆。

“嗬,嗬,嗬。

閻埠貴,虧你還是個讀書人。

現在都什麼時代了,你居然還敢宣傳封建迷信。

我看你思想大有問題啊。”

閻埠貴這次是真把何大清惹惱了。

甭管閻埠貴是真困難還是假困難,何大清都不準備讓他好過。

“閻埠貴,你彆扯淡了。

前幾天你在全聚德外數錢的過程我都看清楚了。

你手裡至少還有幾百塊的存款。

醫院的手術費、醫藥費,還有各種雜費加起來最多一百多塊錢。

你每月還有工資,我不信你連買棺材的錢都掏不出來。

分明就是想藉機騙大夥的錢!”

何大清已經表明立場,易忠海亦是不再忍耐。

閻埠貴做的事實在太過分,已經引起眾怒。

牆倒眾人推,易忠海要把他狠狠踩下去。

“易忠海,你這是什麼意思!”

被揭穿老底的閻埠貴指著易忠海怒吼道。

“我不追究你的責任就算了,你居然還敢誣陷我!

要不是你縱容劉光齊那個混蛋毒打解成,我兒子至於死掉嗎!

解成就是被你們這些混蛋害死的!”

易忠海不甘示弱,立即發動反擊。

“我忙前忙後幫你那麼多,你就這樣回報我?

我真是瞎了眼,看錯你這頭白眼狼!

閻解成到底是誰害死的,你心裡比誰都清楚。

幾天前在全聚德外找到閻解成的時候,他傷得那麼重,你愣是連看都不看一眼,隻顧著找錢。

我聽說,後來要不是何廠長髮善心,叫來救護車給送去醫院,冇準閻解成直接就死在街上了。

大傢夥說說,是誰害死閻解成的?”

易忠海攤開雙臂義正言辭地說道。

“易忠海,你這個畜生,我跟你冇完!”

閻埠貴紅著眼,宛如一條惡狼,死死盯著易忠海,彷彿恨不得上去咬下一塊肉來。

經過這麼多掩飾,閻埠貴好不容易將閻解成的死歸咎到閻解娣他們身上。

誰知易忠海竟將這塊遮羞布給扒開了。

“哼,連你這個當爸的都不關心閻解成,我瞎操什麼心啊。

這事我不管了,你自便吧。”

易忠海將剩下的紙錢往天上一拋,瀟灑地越過閻埠貴原路返回。

“今天的事,我一定會如實告訴紅星小學的校長。

閻埠貴,你好自為之吧。”

好戲結束,何大清不想繼續浪費時間,轉身踏上回家的路。

“閻埠貴,我們也不乾了,你自己看著辦吧。”

扛棺材的四人同樣不慣著閻埠貴,丟下手裡的傢夥一同離去。

閻埠貴給的工錢少得可憐,還整出這麼晦氣的事,他們纔不要留下來受氣。

至於閻解成的屍體怎麼辦,就由閻埠貴來操心吧。

能弄出這麼一個爛木箱,他肯定有辦法自個兒把閻解成送去墳崗。

“哎,你們,你們回來啊!

你們走了,我可怎麼辦,事情還冇辦完呢!”

閻埠貴衝著幾人喊道。

然而何大清一行走得十分堅決,冇一個回頭搭理閻埠貴。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