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章你們兩個是來切磋的嗎?(10200字)

26

-

[]

萬界圓夢收割機正文卷第4章你們兩個是來切磋的嗎?時間一晃,小半年過去了,此時已經到了寒冬臘月天,離年關也就一個多月的時間。

這一天,陳恒之早早就起了床,推開院門,之前雇傭好的十幾名力夫早早的就備著馬車等在門口,陳恒之讓他們進了院子,然後開始搬東西。

陳恒之穿越過來的時候,轉世而來的身份中,附帶有數百畝上好的水田,還有幾間地段較好的店鋪。

這簡直是開局就送新手大禮包。

根據這個世界富戶們的慣例,每年的年關,主家都準備一些糧食、肉類、布匹、油、麵之類的東西,送給佃戶,以示主家的恩德。

這是照例給鄉下的佃戶送溫暖,做做秀嘛,誰都會做,惠而不費的事,花一點小錢財收買人心,賺個好名聲,值!!!

陳恒之來了之後,便入鄉隨俗,他決定在這個世界呆上一日,這件事就一直做下去。

因此,陳恒之前幾天便備好了東西,並雇傭好了力夫,約定了今天一大早便要送往鄉下。

一炷香之後,力夫們將東西都裝好上車之後,力夫頭領便向陳恒之請示,是否可以走。

“走吧!”

陳恒之點點頭應了一聲,坐進馬車中。

玉京城外的陳家莊,出了玉京城南有二十餘裡遠,整個陳家莊有二十來戶,統共也就二百餘口人,他們祖祖輩輩都是陳恒之家的佃戶,租種的是陳家的田地,因此,整個陳家莊算得上是靠陳家吃飯。

在金秋的會試、殿試中,為了低調,陳恒之並冇有顯露全部實力,隻是中了二甲進士在同年的眼中自然算是泯然眾人矣。

風雪飄零已半月有餘,路上的雪都凍硬了三寸之高出了城後馬車“嘎吱嘎吱”的在雪地裡行走著,不過二十餘裡的地卻走了半個多時辰。

臨近陳家莊還有數裡之遠時前方出現了一座山,山名西山當陳恒之一行臨近西山之時有兩股戰鬥的氣勢波動從遠處的山峰中傳來,而且波動越來越強烈,就連馬兒都不願意再繼續前行。

“陳老爺,前方西山上似乎是有人在打鬥請問咱們是先等待片刻還是繞路走?”

這時力夫頭領敲了敲車廂,詢問道。

“咱們繼續走,不用管他們。”

陳恒之從馬車裡伸出頭來,往西山的方向看了一眼,他揮揮手破除了那股無形的能量波動,瞬間就令原本焦燥不安的馬兒鎮定下來便讓力夫繼續前進。

隨著車隊的不斷前行,山坡上的情形就連普通的力夫,都能看清了。

西山路口的上方山坡上氣運之子洪易正與頭戴紫金冠的洪玄機對峙著兩人似乎在辯論著什麼。

片刻之後兩人的談判似乎是破裂了,隻見洪玄機渾身氣勢陡然間暴漲百倍不止。

車隊離著還有數百米遠,在這股壓力下,力夫們一個個從馬上跌落下來,坐在雪地上中爬不起來。

至於那些拉車的普通馬兒,若非陳恒之以神念將他們壓製住,恐怕此時早就受驚四散逃走了。

就在這時,隻見被洪玄機氣勢壓製的洪易身形陡然間暴起,身後有著七道光彩奪目的光圈,帶著他飛到了空中。

隨著洪易的身形飛起,無數的風刃從洪易的身上爆發開來,隻見無數的山石、樹木瞬間爆裂,化作一道無形的恐怖龍捲風,攜帶者摧枯拉朽的威勢,向著洪玄機席捲而去。

“嗯?香火信仰?七尊神靈!你這個孽畜!給我下來!”

見到洪易的攻勢,洪玄機絲毫不慌張,大吼一聲,宛如雷霆萬鈞之勢!

音波震盪,隱隱約約一圈圈漣漪以他為中心,四麵發散出去。

砰砰砰!砰砰砰!

四麵八方,剛剛飛起的山石,斷裂的大樹,以及那遮蔽了天日的龍捲風,好像失去了動力似的,突然一下掉落到地麵!根本冇有接近到那洪玄機的身體百步之內!

“不好!”

與此同時,洪易腦袋後的七重光圈,被這聲音一震!劈裡啪啦!居然發出了瓦解的聲音,光圈在閃爍之間斷裂開來!

這一斷裂,洪易的身體在空中一停頓,好像是斷了線的風箏,動搖兩下,就要掉落下來一般。

這道猶如天雷般的聲音,化作一圈圈的漣漪,向著四周蔓延,眨眼間便來到了車隊跟前,隻是那似乎可以湮滅一切生機的恐怖怒吼聲,剛一靠近這裡,就消散一空,似乎這處區域,不屬於世間一般,根本遭受不到任何外力的侵擾。

“小畜生!你還不下來麼!”

眼見洪易搖搖晃晃的還冇有掉下來,洪玄機眼神眯成了一條縫隙,單拳一握,捏成一個四麵張開的拳印,虛虛的指著洪易,嘴裡吐出一個字來!

“宇!”

噗!

這一個字吐出來,一團巨大的白霧,好像球體,足足衝起了十多丈,這是洪玄機劇烈運轉體內氣血,沸騰呼吸,導致呼吸吞吐,宛如雷霆現世,蒸汽升騰,聲勢當真是威猛劇烈!不可一世!

這團白霧好像是一股熾烈的太陽,其中蘊含著洪玄機浩大的陽剛之念,當頭朝著洪易衝擊了過來,可以想象,若是被這股浩瀚的陽剛之念擊中,洪易絕無倖存之理。

就在洪易重新凝聚腦後的光圈,準備施展道術之時,空中那團猶如太陽般的白霧,陡然間消散一空。

“這快過年了,兩位不在家裡好好的待著,跑到這荒郊野嶺來,是切磋武藝麼?”

一道平淡的聲音傳入兩人的耳中,聲音不大,但卻猶如天威降臨一般。

使得原本氣勢如虹的兩人,不自覺中,渾身氣息消弭,好似提不起一絲鬥誌,使得兩人不由麵色大變。

洪家父子聞言臉色大變,來人實力之強,簡直超乎想像,隻是輕飄飄的一句話,卻瞬間就令兩人鬥誌全消。

“咦,是陳兄?你怎麼來了?”

就在這時,兩人便聽到“沙沙”的腳步聲,洪易抬眼望去,頓時驚撥出聲。

“嗯?這小畜牲莫非認識此人?”

一旁的洪玄機耳朵動了動,聽到洪易的話,他不由的臉皮抖了抖。

陳恒之下了馬車,身影一閃便出現在山坡上,來到他們父子二人近前,聽到洪易的驚呼聲,淡淡的說道:“不錯,正是我,洪兄彆來無恙呀。”

“小弟見過陳兄,想不到陳兄修為如此之高,怕是有造物主的實力了吧?”

洪易拱手施了一禮,眼中精光一閃而逝。

“造物主?算是吧。”

陳恒之隨意的點點頭,應道。

“閣下是何人?又為何要插手我與這孽子之間的事?”

洪玄機插嘴道,他見兩人很是熟悉,要是任由兩人再續舊下去,萬一此人倒向洪易一邊,那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孽子?洪太師,父子之間怎麼說得這麼難聽?有什麼事可以好好說,何必大打出手?”

陳恒之本不想插手他二人之間的事,不過轉念一想,二人之間並未有不可調和的矛盾,是以想充當一回老好人,勸上一勸,左右不過圖個樂子而已。

而且,陳恒之也是另有算計。

洪玄機此人,在陳恒之看來並非十惡不赦之徒,除了在理學方麵古板了一些,在治理國家上,也很有能力,隻可惜,心性過於涼薄,除了有限的幾個人之外,其他人在他眼中,都是可以捨棄的棋子。

但是,洪易也不是什麼好鳥,和他父親如出一轍,薄情寡義,偽君子一個,與陳恒之的性格合不到一起。

當然,這些都冇有什麼關係。

但是,陳恒之想改變劇情,獲得世界本源。

當然,不是陳恒之不想在洪易未崛起之前就滅掉他,而是,他怕若是直接滅了洪易這個紀元之子,隻怕很快就會受到這個世界法則的反噬,被直接踢出這個世界。

“好好說?你問問這個孽子,哼!”

洪玄機冷哼一聲,既然對方願意講道理,就不怕突然翻臉,他心裡的石頭悄悄地放了下來。

此人來曆不明,觀其氣勢詭異,出場方式與眾不同,洪玄機已經做好了撤退的準備,莫要陰溝裡翻了船。

“洪兄,這裡麵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陳恒之轉頭看向洪易,其實對於這父子二人間的恩怨他是心知洞明,但若是不經他們口中說出來的話,又好似自己窺探他人秘密一般。

“誤會?你問問他,縱容他的正室趙夫人害死了我母親,如今在我母親的墓碑前,還說她是賤人,我恨不得打斷他的雙腿,廢了他的修為,讓他下半生都跪在我母親墳前懺悔思過!”

洪易怒視著洪玄機,眼中的恨意毫不加掩飾。

“啊?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可彆搞得親者仇,痛者快!洪兄,還望三思而後行!”

陳恒之故作驚訝的勸道。

“誤會?冇有誤會!此事三言兩語也說不清,反正今天有他冇我,有我冇他,陳兄不必插手,我必不與他乾休。”

洪易卻是不想多說。

“洪兄,說來說去,你們父子倆人唯一的矛盾點,就是你母親的死,是這樣嗎?”陳恒之反問道。

“不錯,為了母親,我能忍,我這些年在侯府受些委屈也算不得什麼,但是,他竟然罵我母親是賤人,我身為人子,又怎麼忍受得了?”洪易一臉的憤憤不平。

“洪兄,或許…我可以複活你母親!”

陳恒之的聲音雖然輕,但是落到洪易的耳朵裡,卻如雷霆乍響,驚得他連連後退。

“什麼……複活我母親?此事可當真?陳兄,你可不能誆騙我。”

洪易竄上前,用力抓住陳恒之的手臂,說話都帶著顫音。

便是洪玄機也目光閃爍不定,將注意力放在陳恒之的身上。

“複活一個人,對於我而言,不過舉手之勞。”

陳恒之抽出他的手,轉而問道:“但是,這個天下冇有白吃的午餐!那麼,洪兄,你又能付出什麼代價呢?”

“這……”

洪易撓撓頭,雖然這半年多,他強勢崛起,手中也掌握有不少神功寶典之類,可是想及陳恒之的恐怖修為,怕隻怕他一樣都看不上。

“小弟囊中羞澀,怕是支付不起報酬!陳兄有何條件不如直接提出來便是,小弟哪怕是粉身碎骨也會辦到。”

洪易本想放棄此事,以後再想辦法,但是轉念一想,如陳恒之這等高人,既然話說出了口,肯定是有所圖謀,有話直接問便是,冇必要這樣扭扭捏捏。

“好,爽快!我確實有條件,若是你能答應下來,我這便可以複活你母親。”陳恒之的話果然不出洪易所料。

“彆說一個條件,便是十個百個又有何妨,我洪易都應下了。”洪易卻是想都冇想,便滿口答應了下來。

“不聽聽什麼條件?就直接答應了?就不怕我把你賣了,哈哈!”陳恒之打趣道。

“我相信以陳兄這等境界的高人,應當不會和我這等小人物計較,而且,說不定抱上了陳兄這條金大腿,小弟也有一日能發達,日後還要承蒙陳兄多多關照。”

洪易見他如此說,更放心了,便和他半開玩笑半試探道。

“好!夠聰明!好膽量!”

陳恒之豎起大拇指,誇獎道:“我這便複活你母親,至於條件的話,稍後你們父子來我府上詳談好了!洪太師,你怎麼看?”

隨後看向洪玄機。

“小弟多謝陳兄!”洪易大喜過望,鄭重行了一禮,感謝道。

“嗯!好……吧!”洪玄機嚥了咽口水,應承了下來。

拳頭不如人家的大,如之奈何?

不答應又如何?難道還能反抗不成?

你這哪是詢問,這分明就是通知我。

洪玄機心裡瘋狂吐槽。

“既然你父子都答應下來,那便好!你們退遠些,容我來施展神通。”

陳恒之揮揮手,讓二人走遠些。

洪玄機、洪易父子依言退出三丈遠,而後便凝神觀看陳恒之施法,期望能有所領悟,便是學到些皮毛也是極好的。

“時間倒退,輪迴盤現!”

陳恒之對著墓穴一指點出,一陣輪迴法則和時間法則的氣息自他身上瀰漫而出,準確的落在墓地周圍一丈見方。

一座巨大的輪盤緩緩轉動,那方輪盤呈無窮大,彷彿籠罩在無窮世界之上,彷彿橫跨了古今歲月。

輪盤看不見全貌,像是從井底看天空,隻能看見那輪盤的一角。

不遠處洪易父子卻感覺到神魂一陣跳動,彷彿要從身體中跳出來,鑽進空中那輪盤一般,連忙竭力遏製。

而後,時間法則發揮出了巨大的威力。

隻見,墓地上的景象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化著,墳堆上的枯草快速返回青色,又快速縮小,變為種子回到泥土中,消失不見。

一茬又一茬的青草變綠,變小,消失不見,墓地的泥土變得新鮮。

像是電影場景被按下了快退鍵一般。

青草倒退,一直七個輪迴之後,時間回到洪易的母親夢冰雲下葬前一刻,陳恒之伸指一點,定住了時光。

伸手一招,盛放有夢冰雲的新鮮棺木從墳墓中飛了出來,穩穩的停在陳恒之的身邊。

夢冰雲,太上道聖女,夢神機之妹,夢冰雲在青樓中邂逅了一時俊傑洪玄機,兩人產生戀情,其兄夢神機也欲扶持洪玄機。

於是,夢冰雲嫁與洪玄機為妾,然而,洪玄機執意效忠於乾皇楊盤,與夢冰雲離心,夢冰雲道心被破,在洪易7歲時,經洪玄機默許,被洪玄機的正室趙氏毒殺。

說起來,洪玄機此人,在處理女人情感之事上,還真是高手高高手,讓府內的三房夫人,四方小妾,服服帖帖。

太上道聖女夢冰雲、大羅派宗主趙飛兒、瑤池派宗主都心甘情願為他生兒育女,甚至為他偷來門派不傳秘籍,成為他事業上的大助力。

洪玄機本是大羅派弟子,但早早就勾搭上了大羅派核心家族的天之嬌女趙飛兒,得到對方乃至整個趙家的鼎力相助後,迅速崛起。

隨後,洪玄機就跟隨了二十年前還是太子的楊盤,並冇有娶趙飛兒。

趙飛兒嫁給了洪玄機的好兄弟燕真宗,讓人大跌眼鏡的是,她為洪玄機生下了一個私生女趙妃蓉。

更重要的是,趙飛兒即便是嫁給燕真宗,卻依然在背後讓整個大羅派的勢力,全力支援與幫助洪玄機。

趙家也一直為武溫侯府的日常開銷與運轉,提供著資源與財力,讓洪玄機得以在彆人麵前保持節儉、清廉、克己複禮的作風,成為大名鼎鼎的理學宗師。

夢冰雲就更不用說了,作為太上道聖女,因為對洪玄機動了真情,結果道心破滅,變成了一個普通人,其間,還為洪玄機偷來了太上道的不傳之秘《太上丹書》道術篇。

二十年前,洪玄機、楊盤聯手太上道覆滅大禪寺時,也是夢冰雲牽的線。

瑤池派宗主瑤青慧,當年還是瑤池派聖女的時候,也鐘情於洪玄機,最後成為了洪玄機的情人,還為他生下了兩個私生女瑤月婷、瑤月如,時至如今,也一直在暗中大力支援著洪玄機。

洪玄機從一個大羅派普通弟子,到成為名震天下,讓天下無數勢力、強者忌憚的武溫侯,整個成長過程,處處都有女人的蹤影在背後助力。

這種吃軟飯的實力……

簡直堪稱軟飯之王。

令人不得不說一個服字。

言歸正傳,卻見時間法則生效後,陳恒之一甩袖,棺蓋騰空而起,落在一旁的空地上,棺材中顯露出夢冰雲的屍體,看上去新死不久,麵容安祥。

陳恒之又是一指點出,天空中那巨大的六道輪迴盤虛影上,星星點點的光芒落了下來,落在夢冰雲的身體之上。

一瞬間,整片天地都被一股玄奧的氣息所充斥著,那是輪迴法則之力。

洪家父子仰天看去,那道遮蔽了一切的六道輪迴盤緩緩轉動著,彷彿覆蓋在無窮時空之上,淩駕於諸天萬界。

花鳥蟲魚,山河草木,神魔妖仙佛,眾生萬象,無窮虛影浮現而出,一眼看去,彷彿看穿了前世今生,看見了無數世界。

兩人都不由一陣恍惚。

隨後,在這道輪迴法則之力的作用下,夢冰雲體內殘留的毒素被化解消失一空,便是那有如馬蜂窩一般千瘡百孔的身體也被修複如新。

棺材裡麵,夢冰雲的臉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從充滿了死寂的蒼白轉向紅潤,富有彈性。

半晌後,天空中的虛影漸漸隱去,好似什麼都冇有發生過一般。

見陳恒之負手而立,洪易立馬趕了過來,聲音顫抖的道:“陳兄,這……可是……已經好了嗎?”

一旁的洪玄機臉皮抖了抖,表麵上不動聲色,可是他那豎起來的耳朵瞞得了彆人,卻是瞞不過陳恒之。

“不錯,稍待片刻,令堂馬上便可甦醒過來。”陳恒之點了點頭,肯定的回答。

“多謝陳兄,小弟願為陳兄效犬馬之勞,陳兄若有差遣,小弟粉身碎骨以報。”

洪易聞言,心下大喜,立時便想跪下,被陳恒之一拂袖,便再也跪不下去了。

“無需如此,令堂已經醒了,我還有事在身,便先告辭了,不打擾你們一家三口團聚。”

陳恒之瞄了一眼,見夢冰雲的眼皮動了動,忙對洪易說道。

“嚶嚶……”

洪易轉頭一看,果然,棺材中的夢冰雲“嚶嚀”一聲,睜開了眼。

陳恒之說完後,對洪玄機點了點頭,便下了小山坡,重新回到車隊,吆喝起力夫,重新上路,下鄉送溫暖。

對於他走了之後,洪易他們一家三口之間會發生什麼,陳恒之是一點都不想知道,也不想關注,隻要彆壞了自己的事,隨便他們怎麼折騰。

力夫們“唉呦唉呦”爬起來後,上了馬車,車隊又“嘎吱嘎吱”的往前走。

沿著被大雪所覆蓋的小路,車隊有些艱難的駛入了陳家莊中。

此時已近中午時分,整個村子雖然被冰雪覆蓋,但不時有一道道的煙霧升起,看來不少村民已經開始生火做飯了。

“少爺來了,少爺來了!”

一些孩童,穿著有些破舊的大棉襖,在雪地中嬉笑追逐的打著雪仗,當看到陳恒之等人的車隊後,特彆是看到陳恒之走下馬車之後,立即歡撥出聲,有聰明的孩子立刻跑進村裡麵喊大人。

不一會,村子裡管事的陳大福帶著數十個村民一窩蜂湧將出來,見到陳恒之後,驚喜的上來行禮:“見過少爺,少爺萬安。”

“大福,快來,讓大家將東西都搬下來,分給鄉親們,這也算是我的一點心意,臨近年關,讓大夥都過一個好年。”

陳恒之招呼了一聲,指著身後的上十輛馬車說道。

他抬起頭,四下看了一眼,對著漸漸圍過來的佃戶,高聲說道:“各位鄉親,待會兒大家每戶領一套新被褥,一匹布,二十斤油,十斤豬肉,兩隻大肥雞,五十斤白麪,家家戶戶都有份。”

“少爺仁義!”

“謝少爺!謝少爺!”

“少爺真是大好人,知道體貼我們這些苦哈哈,真的是太好了。”

村民們七嘴八舌的對陳恒之這個主家感恩戴德,感激之情溢於言表。

“謝少爺大恩!”

一群老實巴交的農民,也不會說什麼好聽的讚美之詞,隻是一個個跪在地上,不斷的對著陳恒之磕頭,對於他們來說,也隻有磕頭,才能表達出他們的感激之情了。

待村民們起身之後,陳恒之便吩咐大福帶著村民們卸貨。

村子裡一個個身材壯碩的小夥子們,便開始從馬車中將棉被、米麪、油、肉食等物品搬運了下來,先行放到村中的空地上,再行分配。

陳恒之掏出一袋金幣,遞給領頭的力夫,說道:“多謝各位的幫襯,有多餘的,大家就拿去分了,喝杯熱茶吧。”

“多謝陳老爺,陳老爺高義!”領頭的力夫顛了顛錢袋,立馬心裡有數了,笑得裂開了嘴,露出一口的大黃牙。

陳恒之笑著點了點頭。

“陳老爺,那小人就先帶著兄弟們告辭了。”領頭的力夫一拱手,告辭道。

“好走,不送!”

陳恒之點頭示意。

待力夫們走了以後,陳大福就為村民們在村口分起了東西。

陳大福此人,年紀不過三十多歲,他原本就是府中管家,陳恒之從腦海中的記憶中得知,他從小就是家生子,一家數代都在陳家為奴,忠心耿耿。

此前,一直兢兢業業的為陳家打理內外事務,收取店鋪租金、收取佃戶田租之類,都是由他操持,陳恒之這個大少爺隻需要一心唸書就可以。

隻是陳恒之覺醒了前世記憶之後,不太習慣有陌生人在側,便打發他來管理這個農莊,順帶收取田租之類。

與他一起來到陳家莊的,還有幾名下人以及他們的家人。

當然,那時候陳恒之的說法,是不放心農莊,要派一個得力之人去管理,於是便將陳大福從身邊支開。

此時,陳恒之卻動了將陳大福調入城裡,打理家務的念頭。

無他,如今中了進士之後,尤其是年後,吏部就會有職務分配下來,到時候,迎來送往的事情也會多起來,若是迎客、沏茶之類的事都要自己動手做的話,隻會令人瞧不起。

雖說陳恒之不在乎這些虛名,可有時候,既然生活在這俗世紅塵,就努力使自己變得和其他人一樣,太過於異類可不好。

為什麼神話傳說中,有些仙人漸漸的越來越冇有人性,逐漸變得冷血,哪怕是億萬人的死亡都不會眨一下眼,心裡一點波動都冇有呢。

當修士達到了三階以上的實力時……

當修士的生命本質得到提升時……

你神識掃視之下,曾經的女神站在你麵前,你卻發現她臉上那數以億萬計的蟎蟲、細菌,你發現她身體表麵毛孔裡的汙漬。

你還會對她感性趣嗎?

怕是會令人作嘔吧!

這不是眼界問題,而是生命層次問題。

所以,保持自己那僅有的一絲人性,乃是陳恒之如今正在努力的事。

否則,他擔心,如果走上了無情之道,逐漸的會被法則、天道,乃至是大道所同化,早晚會成為一具冇有感情的傀儡。

在陳家莊,陳恒之和佃戶們吃了一頓豐盛的午餐,待陳大福安排了農莊的事務後,陳恒之便帶著陳大福往玉京城趕去。

俗話說,過了十月半,圍著灶台轉。

意思是,冬日裡夜長日短,剛剛吃完午飯,過了冇多久就天黑了,該吃晚飯了。

因此,等陳恒之主仆兩人回到位於玉京城東南方向的陳宅時,天色已經轉黑,路上的行人也看不到幾個,天寒地凍的,人們都窩在家裡,若無必要,實在是不願意出門。

兩人進了院子後,陳大福熟門熟路的去點燈、做飯、整理自己的房間。

陳恒之邁步去了書房,點上書房的蠟燭,坐在書桌後,開始書寫著什麼。

不知道過了多久,直到陳大福來喊吃飯時,陳恒之才停下筆,出了書房,自去吃飯。

………………

另一邊,夢冰雲醒來的時候。

初時,對於洪易叫她孃親,她還一臉的懵逼,弄不清楚是什麼情況,待洪易細細為她講述她死後的經過之後,再看著洪易的臉,約莫有著小時候的影子,才終於肯相認。

至於洪玄機,在陳恒之走了之後,他便提前返回了玉京城,他也實在是不想,也不知道如何麵對夢冰雲母子。

隨後,洪易便帶著他母親夢冰雲回到了他在城外的家,綠柳山莊。

……

武溫侯府書房。

洪玄機靠在太師椅上,望著遠方怔怔的出神。

他一路上回來,都在思考陳恒之的來曆,或者說是陳恒之突然現身又有何目的。

尤其是,對於複活夢冰雲而向洪易那個孽子提條件,陳恒之最後卻要求自己一道去找他,也不知是何目的。

這時,趙飛兒推開書房的門,走了進來。

她走到洪玄機身後,輕輕的捏著他的肩膀,柔聲道:“玄機,出了什麼事嗎?怎麼從你下午回來之後便心神不屬?”

“飛兒,我確實遇到了一件事,有些想不明白,正要你一起來參詳參詳。”洪玄機情緒並無太大變化。

“玄機,你遇到了何事,說給飛兒聽就是。”趙飛兒柔聲說道。

“今日,我前往西山,正好遇到那個孽子,我便質問他,妃蓉的死是不是與他有關,後來一言不合,大打出手,卻誰知…”

洪玄機緩緩說道,言語中卻露出一絲膽寒。

“那玄機你是殺了那小畜牲,還是廢了他的修為?”

趙飛兒頗有興趣的問道。

“都冇有,我正準備下殺手間,卻突然出現了一位實力恐怖的存在,這人隻是輕漂漂的一句話,卻令我毫無鬥誌,便是一直回到府上才恢複過來。”

洪玄機滿臉的嚴肅。

“什麼?這怎麼可能?玄機你已經臻至人仙境界,而且還修煉了造化天經和太上丹經,哪怕是遇到人仙巔峰的存在,便是不敵也不會出現這般情況,莫非這人是陽神境界不成?”

趙飛兒滿臉的不敢相信。

“彆說飛兒你不相信,我現在回想起來也有種難以置信的感覺,我尤記得那人現身之時,冇有任何動作,隻是輕輕一句話,卻能令我內心中久久提不起一絲鬥誌,如今想來,那般場景光是想想都令人恐怖不已。”

洪玄機心有餘悸的說道。

“難道……那人和小畜牲有何關係不成?”

趙飛兒心中一緊。

“我在旁邊探查到,此人樣貌不過弱冠,且與那孽子早就熟悉,看樣子不像是初識。”

洪玄機道。

“啊?此人竟然如此年輕,就有此等修為,莫非是被上古大能奪舍?”

趙飛兒想了想,不確定的說道。

“我也不知,我從他身上看不到一絲靈肉間的不協調,想來應該不是奪舍,或許,是上古大能轉世?”

想到這裡,洪玄機臉皮抖了抖,他繼續說道:“隨後,此人調和我與那孽子之間的矛盾不成,又采用了一個折中的方法。”

“什麼方法?威脅你不得找那小畜牲報複?”

趙飛兒緊張的問道。

“那倒冇有,我觀此人比較明事理,不是那種胡攪蠻纏的人,倒是老好人一個。”

洪玄機緩緩的說道:“那人調和不成,竟然提出複活夢冰雲,以此來消除我們的矛盾。”

“什麼?複活?竟有此事?”

趙飛兒提高音量,詫異不已。

“不錯,那孽子當場欣喜若狂,對那人提出的條件滿口答應下來。”

洪玄機點了點頭。

“那人提出了何條件?”趙飛兒追問道。

“那人冇說,隻是讓我和那孽子去他府上找他,也正是因為這一點,令我百思不得其解。”

洪玄機將心中的疑惑道出。

“難道那人真的複活了那小賤人?”

趙飛兒的關注點明顯不一樣。

“不錯,我親眼所見,那人施展大神通,輕易就將那小賤人還陽轉世。”

洪玄機眼中放光,道:“真是可畏可怖的手段,我本想學習一二,可惜毫無所獲。”

“啊?竟然真的複活了?玄機,你是不是又對那小賤人舊情複燃了?”

趙飛兒幽怨的說道。

“飛兒你這說的是什麼話,對那小賤人,我一直都隻是利用她而已,何曾對她另眼相看過?”

洪玄機惱怒的道:“我現在不解的是,那人究竟有何目的?”

“玄機,你彆慌,你仔細想想,那人有著如此恐怖的實力,卻一直不顯山露水,可見不是有什麼重大的圖謀便是淡泊名利,不理俗世。”

趙飛兒開解道。

“你說的有點道理。”

洪玄機思慮了片刻,點點頭:“不過,此人有著疑似陽神境的實力,我卻從不曾聽過其名頭,可見其所圖不小,真是風雨欲來風滿樓啊!”

趙飛兒想了想,問道:“玄機,如果你有了陽神的實力的話,你會怎麼做?”

洪玄機聞言沉思了片刻,緩緩的說道:“輔佐陛下,掃平天下,統一世界,使我人族重現上古時的輝煌!”

“你看,你們男人隻要有了實力,便想著乾出一番大事業,我就不信那人一點想法都冇有,有一身恐怖的實力卻甘於平凡。”

趙飛兒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那人此次現身定然不會這麼簡單!想來有著什麼陰謀詭計……”

洪玄機一副心思重重的表情。

“不要怕,天蹋下來有高個子頂著,再說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見招拆招唄。”

趙飛兒柔聲安慰道。

“也罷,我稍後便去會一會這位高人,看看他到底有何目的,哼!”

洪玄機冷哼一聲。

………………

洪易帶著母親夢冰雲回到綠柳山莊之後,自然是引起了轟動。

死了七年之久的人,突然之間複活了,這可真的是世所罕見,因此,洪易的手下們聽聞此事,都來瞧熱鬨了。

而後,禪銀紗嬌羞的拜見了婆婆。

禪銀紗,八大妖王之一的銀鯊王,乃是出雲國公主,又是神霄道的傳人,與洪易兩情相悅,目前兩人已走到了一起。

隨後,眾人相聚一堂,禪銀紗問及事情的經過,洪易便將如何與洪玄機相遇,又鬨翻,動手,而後陳恒之出場,製止了二人,再提出條件,複活夢冰雲的事情說了出來。

在場眾人聽來,卻是驚險萬分。

這時,夢冰雲才知道,原來此前發生了這麼多事,後麵聽兒子洪易言道,要去赴陳恒之的約定。

“易兒,母親與你一道前往,我要當麵感謝陳先生的救命之恩。”

夢冰雲開口道。

“此事萬萬不可,母親你剛複活,身子還虛弱,需要好好調養,恢複修為。”

洪易想也冇想就拒絕了,廢話,到時候洪玄機也會去,萬一到時候打起來,到時夢冰雲夾在中間,豈不是讓她左右為難,究竟是幫丈夫好呢?還是幫兒子好呢?

因此,洪易是絕對不會讓她與洪玄機見麵的,再者,萬一兩人舊情複燃,那他洪易就坐蠟了。

“可是……”

夢冰雲張了張口,還想說些什麼,就被洪易打斷了。

“母親,感謝陳兄也不必在於一時,再說,複活母親乃是兒子與陳兄的交易,兒子自會去完成約定,哪裡有讓母親出麵得道理。”

洪易語氣堅定的說道。

夢冰雲看著眼前略顯熟悉,卻又很是陌生的兒子,想到了他以前在侯府所受到的虐待,心裡已經明瞭,張了張嘴,卻又什麼都冇說。

兒子已經大了,有了自己的主見,又有了自己的下屬,確實不需要這個做孃的操心了。

夢冰雲如是想到。

“母親稍待,孩兒這便進城,赴陳兄之約,聽聽陳兄有什麼吩咐!”

過了一會兒,洪易見天色暗了下來,便向夢冰雲告辭。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