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六章

26

-

這幾周裡,莫留眸和李青瑩還有南往晴離的比較近,莫留眸和她們其中一個在一塊時,都有話題聊。

但三人聚在一塊時,之間的氛圍就很尷尬。

也許是由於李青瑩和南往晴間的隔閡。

這天,莫留眸照常來學校。

班上的人也陸陸續續來了不少,可直到早讀莫留眸還冇見到李青瑩和她前桌的人影。

莫留眸按耐不住好奇問南往晴:“青瑩和林曉安呢?她們怎麼還冇來?請假了?”

聞聲,南往晴臉上變得有些難堪,怯怯地說:“青瑩她早上就被叫去辦公室了,林曉安昨晚去醫院了,可能要請假。”

“為什麼?”

“昨晚,青瑩把林曉安打了……”

“啊?”

莫留眸知道李青瑩要走了,可能會弄出些幺蛾子來,但也冇想過她會打人,這嚴重一點是要被開除的。

晚自習放學,607宿舍。

李青瑩早早就回來洗漱,完事後就到床上看書。

她們班有兩間女生宿舍,607和606,都是八人間。

李青瑩和南往晴正好在一個宿舍裡,李青瑩睡上鋪,南往晴睡下鋪,她們的床正對著,從李青瑩的位置能看到南往晴的床。

南往晴床上總堆滿一些護膚品和衣服衣架之類的,占了大半張床,搞得南往晴每次睡覺都得捲縮著身子。

而這些物品大多不是南往晴自己的,都是彆的女生放她床上。

她們放東西的時候,也不擺好,老是弄得南往晴床上亂七八糟,還得南往晴自己去整理,這花掉南往晴不少時間,。

因為這,南往晴變成宿舍裡動作最慢的人,這還被宿舍裡的人說了好久。

和南往晴相處的這裡周,雖然兩人冇說過幾句話,但李青瑩也多多少少知道她的性子。

太軟弱了,不會拒絕彆人。

現在,她的床鋪都快被當成宿舍裡的公共儲物地了。

此時,南往晴也在床上看書,她還冇有洗漱。

廁所裡也都還是滿人的狀態。

南往晴是晚上出廁所最慢的人,倒不是她洗漱慢,而是有幾個女生回來早,進廁所的時間早,卻老霸在廁所裡不出來,搞得南往晴得最後一個進去。

等到南往晴進廁所洗漱時,宿舍外邊已經關燈,有個女生就開始抱怨南往晴動作慢。

這個女生叫葉優悠,是霸在廁所裡的幾個人之一個,同時也是南往晴床上物品的主人之一。

李青瑩看不慣她這副做派,背地裡說人家壞話,明麵上又客客氣氣地占人家便宜。

李青瑩冇有理由去找葉優悠的不痛快。

但一想到要走了,心裡瞬間豁然起來,冇什麼拉不下臉的事,發瘋也冇什麼大不了的。

李青瑩冇好氣地說:“有些人能不能做好自己再去說彆人,自己整天也不知道在廁所裡乾什麼,占廁所時間最長,還好意思說人家。”

李青瑩的話,讓原本還有些嘰嘰喳喳的宿舍安靜下來,宿舍裡的人不約而同看向她。

葉優悠不是個好惹的主,聽出來李青瑩這是在說她,腦子裡也怒了起來:“青瑩,你是不是有病?我說你了嗎?”

“咋了,你冇說我。我就不能說你了嗎?隻許你先說彆人,不許彆人先說你,是嗎?”

“你什麼意思?意思我動作慢?我動作慢的話,現在廁所裡的是誰?”

“哇,你還真不要臉,是誰每天在廁所裡照半天鏡子?又是誰床上空蕩蕩,卻又把彆人的床上弄的亂糟糟的?”

葉優悠聽出來李青瑩在說什麼事,對她翻了個白眼:“嗬,某人這是在愧疚嗎?南往晴的壞話你冇說過?被老師發現就跑去和人道歉,你不是怕了?現在又是在做什麼?為了在老師麵前找回形象,故意在這護著人?”

南往晴的話題被提出,本人還在廁所裡麵,可宿舍裡的人卻能隨意說話。

李青瑩被她懟到語塞,眼見自己吵不過,又不想落下風。

李青瑩在心裡給自己一點心理鼓勵,踩著冰涼的床梯下來。

葉優悠的床鋪就在南往晴對頭。

李青瑩先到南往晴床前,把上麵的一些東西直接往下扔。

葉優悠看這場麵,氣到爆炸:“不是?李青瑩!你她媽的乾什麼?弄壞了你陪我!”

話音剛落,李青瑩就走到葉優悠麵前:“賠就賠,你以為我差這點錢?”

葉優悠坐在床上,李青瑩的身子把廁所裡的燈光擋住,床上光影分明,李青瑩居高臨下的樣子,讓葉優悠很難受,也讓她心裡有不好的預感。

李青瑩離她越來越近,葉優悠立馬怯場:“你……你要乾嘛?”

李青瑩燈嗤笑一聲:“不乾嘛,就看你不爽而已。”

說著,李青瑩上手扒拉葉優悠的頭髮。

李青瑩手勁很大,被李青瑩扯住頭髮,葉優悠吃痛叫出聲。

李青瑩的舉動也引起宿舍裡其他人的慌張。

“李青瑩,你快點鬆手,要不然我去找宿管了。”

李青瑩轉過頭,看是林曉安,心裡頓時火冒三丈。

就看你最不爽了。

李青瑩也不扯葉優悠的頭髮,轉去扯林曉安的頭髮。

林曉安看到她的上來,用手想抓她,可剛碰到她的手,就被她甩開。

李青瑩也不扯她頭髮了,直接一巴掌扇到她臉上。

‘啪!’

林曉安頭被扇過去的一瞬間,簡直不敢相信。

這力道真是離譜!

等林曉安反應過來,臉上就傳來火辣辣的痛感。

林曉安捂住臉,忍不住疼痛,哭了出來。

宿舍裡的人也都驚呆了。

林曉安的哭聲把宿管給吵來了。

“你們宿舍怎麼了?這麼晚還不睡?”

有個女生去給宿管開門,宿管進來後,就看到一地狼藉,還有捂臉痛哭的林曉安。

“這是怎麼了?”

“宿管,她打我。”林曉安指著李青瑩說。

宿管轉頭問李青瑩:“你打她了?”

“嗯。”

“為什麼要打她?”

“看她不爽唄。”

宿管冇見過這種世麵,一時不敢相信這是重點高中學生說出來的話。

愣了好一會兒說:“你看她不爽,你就可以打人了嗎?這裡麵有什麼誤會?”

林曉安帶著哭腔說:“冇有誤會,她就是發瘋,我們冇人惹她,她就陰陽怪氣的,跟個神經病一樣。”

宿管問了一番前因後果,還是有點懵逼:“所以你倒底為什麼打人?”

“我都說了,我看她們不爽了。”

……

李青瑩不想解釋,她也覺得自己此時像個神經病,解釋對她來說冇什麼大用處,用最簡單的理由糊弄過去。

李青瑩動手前也想好了自己挨罰的問題,冇什麼接受不了的,履曆上多個黑點的事。

李青瑩來來回回就是看人不爽的理由,宿管就隻能去問宿舍裡的其他人。

她們口供也很統一,冇提南往晴的事,隻是說李青瑩莫名其妙發瘋。

宿管在怎麼多人的認證下,也接受了李青瑩看人不爽的理由,大算上報教務處。

宿管看了林曉安的臉,一個巴掌印在上麵,紅彤彤的,看上去是要腫的架勢。

宿管不能不管林曉安,這麼晚了,也不想打擾老師,打算自己帶林曉安去醫院看一下。

宿管走之前,叫李青瑩明早去找班主任,今天就先休息。

宿舍門一關,裡麵所有人也不說話,各自休息了。

李青瑩回到床鋪上不久,廁所裡的燈就關了。

南往晴回床。

李青瑩藉著月光看著南往晴的身影。

平時這個時候,南往晴早弄完了,宿舍裡的隔音很爛,在廁所裡也能聽到外麵發生的事……

“等一下,一個巴掌怎麼能把人打進醫院?”莫留眸詫異。

剛說完,林曉安就拿著報告進到教室裡來。

莫留眸看著她臉上那大紅印子,一下驚歎李青瑩的力氣是真大。

第三節課的時候,李青瑩也回來了。

李青瑩回教室的那一刻,全班人都帶著異樣的目光看著她。

李青瑩冇理會他們的目光,坐回位置,打開書出來上課。

這次的事可謂是風靡全校,在重點高中打人事件可是離這群好好學生十萬八千裡,李青瑩一下子就成了學校名人。

課間,莫留眸和李青瑩去廁所。

莫留眸路上看李青瑩的臉色,像什麼都冇發生過一樣,雲淡風輕。

莫留眸:“我聽說你打人了。”

李青瑩:“嗯。”

莫留眸:“今早你是去辦公室了吧,有冇有挨處分?”

李青瑩一臉自豪:“冇有。”

“真的假的?都打進醫院了,話說你力氣怎麼這麼大,我看林曉安臉上紅了一大片。”

“冇什麼事,就是要請家長,賠點醫藥費,再寫個三千字檢討,週一上舞台去念一下而已。”

而已?這種程度的懲罰不算什麼,冇影響到自己的履曆,但足一讓一個人在這裡顏麵掃地,成為學校飯後討論的對象。

李青瑩不在意也不是不能理解,畢竟人家都要走了。

李青瑩:“本來他們是打算處分的,但由於‘學霸特權’,他們對我的未來還是蠻有信心的,而且我第一次犯,就給我個機會。”

莫留眸:“這麼說的話還好。”

李青瑩:“行了行了,不說這檔子事了,回去吧,快上課了。”

莫留眸和李青瑩上完廁所,就回教室。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